第七十章 血色残阳(终!)
作者:九天 更新:2019-09-23

夕阳的余晖洒在文静的脸上,已让她显得有了些血色,看着穿着嫁衣的文静,我不禁有些呆滞了。我还从没见她穿过一次,每个女孩儿都梦寐以求的嫁衣,五年来我曾经提到过数次要和她结婚,但她都没有同意。

“静,你真美,你是天上的仙女,是神界的天使”募然间,我只感到心中一阵委屈,十分堵得慌,老天既然赐给我齐林这么美丽的一位仙女,为什么却又要这么无情的把她夺走!最新小说百度搜索“猪猪岛小说”

文静轻轻的拽了拽我的衣袖,轻声道:“别喊了,新娘都来了,新郎什么时候到啊?”

听文静这么一提醒,我抹了把刚刚流出的眼泪,笑道:“马上到,马上到。”说着,急忙从怀中掏出衣服,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新浪的衣服比新娘的嫁衣要好穿多了,半分钟没用就已经完事了。

看到我穿上了衣服,文静伸出双手,笑道:“老齐,扶我坐在地上。”我急忙拿出一层厚厚的棉垫铺在透明的冰面上。搂着文静做了下来,文静趴在我怀中笑道:“过一会儿,某人可就要在这儿不停的背诵‘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喽!”百度搜索“猪猪岛小说”看最新章节

我轻轻在她额头弹了一下:“静,别这么说,不然爷们可不放过你!”

文静嗤嗤的笑了笑,看着西方天际垂垂欲坠的夕阳,淡淡的说道:“老齐,知道我为什么以前不答应和你结婚生孩子吗?”

我摇了摇头:“女人的心思,男人怎么能猜的透。”

文静笑嗔道:“那是因为你们男人太粗心。”随即又收敛笑容,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在死亡圣殿时,我就已经知道自己只有五年的寿命了,只是当时我浑身僵硬,无法动弹。我知道,思念一个人会十分痛苦,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死,让我喜欢的人永远的痛苦下去。”

文静深吸了口气,缓了缓劲接着说道:“所以,我决定不给你留下任何我存在过的痕迹。如果咱们结婚的话,到时候我肯定会拗不过你的纠缠,为你生下我们的孩子,也会留下大量我们的照片。那样,我走了以后,你每当看到孩子和这些照片就会因为思念我而难过。这也是为什么,我总是说自己很讨厌照相的原因。”

文静的话,说的我心中如同万根针刺一样。五年来,我们游遍世界各地,却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开始我还觉得挺有意思的,怎么还有这么怕照相的呢?想在想来,我真是张着一颗猪头,竟然就没看出文静的深意。

“静,你没有必要这样难为自己,你已经为我付出了太多。就算没有照片,我也不会把你忘记,你的一颦一笑都已经深深的烙印在内心深处。”我把文静紧紧的搂在怀中,手掌在她的俏脸上轻轻的摩挲着。

文静恬淡的笑了笑:“时间会冲淡一切的,记忆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模糊。老齐?”

“嗯。”

“你看今天的夕阳漂亮吗?红的那么鲜艳,就想一颗跳动的心。”

我拍了拍她,说道:“静,不要再说了,好好休息休息,坐上一会儿咱们就回去。”

文静趴在我怀中轻轻的摇摇头:“我已经没有机会再下去了,就让我躺在你的怀中沉睡过去好吗?”

“诶,你怎么回事!怎么老说这种不着边的傻话,再坐十分钟,下也得下,不下也得下!不然,看我不打你屁股!”我轻轻在文静屁股上拍了下。

文静没有反抗,只是口中笑骂道:“流氓劲还是不改。老齐,我现在才理解小茜为什么会那么做。”

“为什么?”

“因为她想死。”

听文静这么一说,我不禁愣了一下,想到当时小茜时嘴角边挂着的笑容,确实像似自己情愿的,可为什么呢?

“你不想问为什么吗?”文静说话的声音比刚才显得有些微弱了,看来是累了。

我忙阻拦道:“静,不要说了,咱们明天再说。”

“不,老齐,不要阻拦我说话。”文静深吸了口气说道:“小茜之所以那么做,就是因为她还深爱着耗子。在知道了时空法则的真是作用后,其实小茜就已经不想再把它破坏掉了,但自己追求了数千年的目标,就这么一下子放弃了,无论是她还是咕母都不会心甘。就像面对自己的仇人,虽然想杀他,而且也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但到最后,却要因为大义而放过他,你说这个时候你能怎么做?”

没有等我回答,文静自问自答道:“小茜自觉对不起死去的那些同胞,对不起自己的那位丈夫,所以她自然的选择了死亡。但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自杀,就算是死也要奋斗到底,死在战斗中。所以她选择了攻击你,以此来吸引耗子他们三人开枪杀掉自己。这就是女人的心。”

“静,你不要再说了!”听着文静越发微弱的声音,我再也不能不管不顾了。

文静轻轻的点点头道:“好,我还有一件最大的心事没有完,说完我就不说了。”

“好,好,你说吧!”我俯下身子,把耳朵靠近文静的口。

文静笑了笑,无力的说道:“老齐,我让你答应我一件事。”

我擦了下眼泪,有些哽咽的说道:“你说吧,无论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好,我让你,答应我,好好的待亚琴。她是个好姑娘,她其实很喜欢你,而且已经答应我,代我好好照顾你。以后你娶她为妻,你答应吗?”

听了文静的这个要求,我登时愣住了。我能想到的就是自己欠文静的越来越多了,就算来生自己也无法报答完。没有想到,文静那天单独留下马亚琴,竟然是为了谈这事。

“你答应吗?”文静再次无力的问了遍,说完这句话,明显显得十分疲惫,呼吸也沉重了一些。

“好好好,只要你不说话了,我就答应你。”我在也控制不住,趴在文静后背上放声大哭起来:“静,你好狠啊!你连点纪念都不给我留,你走了让我怎么过啊,你就这么放得下我吗!”

文静没有再说话,只是直了直身子,枕在我的肩头,看着远方将要陷入西方天际的夕阳,嘘声说道:“老齐,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死后,把我葬在这座冰冰山上。我,我要在这儿,守护着你。”

我已经泣不成声,无力的点着头,说不出半句话来。不一会儿,那抹残阳已经完全沉入了天边。就在这时,我只觉的肩头一沉,转头看去,文静已经闭上了双眼。被晚霞映红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甜美的微笑。

“静!”我疯狂的叫喊着,虽然知道这样的结果必将会来到,但当文静真正里去的时候,我仍是无法接受。紧紧地抱着文静哭喊了很久,才慢慢平复下来。凛冽的山峰夹杂着寒冷透骨的冰雪气息,朝我俩身上不停的拍来。

文静就这么走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她的音容笑貌最终会随着时间而消失殆尽。人类依旧在不断地前进着,宇宙仍在不断的发展着,但终有一天,这所有的一切都将毁灭,重新回到那个最初起点。

如果时空法则真像二十九代所描述的那样,我想借着这本书告诉人们,人类要接受帧黎的教训,不要因为自己拥有高等的智慧就要为所欲为,否则将会提早结束人类文明的进程。万物的发展都有其本身的规律,而我们只不过是万物之一。只有遵照自然的法则,才真正有利于人类社会的发展和稳定。

如此,也算我们几人的心血没有白费,文静、小茜和咕母没有白死。我给文静紧了紧领口,将她的身子托起放在双腿上,紧紧的抱在怀中,同她一起看着远方天际的晚霞慢慢的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