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最后的机会 [vip]
作者:唯一火龙 更新:2019-09-23

第一千二一十章 后的机会

穆雨雄苦涩的长叹一声,喃喃道:“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一切由我女儿定夺便是。”

一旁的年美妇显得有些呆滞,估计她到现还没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听穆雨雄这样说,不由得扭头看了看坐身边的穆婉婷,轻声道:“婷儿,你真的决定了吗?”

穆婉婷扭头看了看一旁的无情,露出坚毅的神情,重重的点了点头。

直到这时,诸葛尚云才恍然大悟的看了血狐一眼,喃喃道:“怎么,臭小子看重了穆家的千金小姐?”

“不是我,是我兄弟。”血狐丢个诸葛尚云一个白眼,喃喃道:“你个死老鬼,老不正经,这那叫什么看上不看上,人家这叫自由恋爱。”

诸葛尚云连忙点头嘿嘿笑道:“对,自由恋爱,自由恋爱。”

血狐看向无情与穆婉婷,淡淡道:“你们既然是真心相爱,那没人可以阻止你们。这样,无情的父母不,也就有我的长辈,也就是岳父岳母和黄伯伯做主了,咱们是兄弟,至于药药的父母,你们有什么疑虑,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们这不是说婚,是上门提亲,双方自愿很重要。”

黄伟民也点头附和道:“老穆,你有啥就说,别到时候又这又那的。”

穆雨雄与一旁的穆夫人对视了一眼,同时露出会心的笑容。喃喃道:“我女儿可以高攀上如此显赫的人物,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好!这才是做父母该说的话。”西门朗枫突然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来,目光扫过众人,欣喜的说道:“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天把这婚事给办了。”

穆雨雄看了看黄伟明,含笑点了点头。,顿时,座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无情与药药这段婚姻路,一直从游戏走到现实,也经历了不少的风雨,现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是大喜事一桩…

但就血狐等人忙着办喜事之时,此刻的仙罗岛上,却生着血腥的一幕。仙罗道修真正殿之。冷风与冷蝶、冷傲三人纷纷跪地上,沉默不语,一言不。这正殿的正堂之上,一位鹤童颜的年人盘坐此,闭目养神,显得十分平静。而整个大殿之也显得异常安静,丝毫没有半点声响。

半柱香过后,盘膝而坐的年人突然睁开了双目,眼含射出骇人的青光。冷冷的开口道:“冷风,你答应过我的事,现失败了,你说,我该怎么处罚你?”

跪地上的冷风一听这话,顿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额头也泛起了丝丝冷汗,顿了顿,低声道:“弟子任凭门主处置。”

那年男子眼寒芒一闪,淡淡道:“我原本向想将蝶儿赐予你合体双修,可惜,你失去了这次机会,而你的蝶儿,也应该被其他人所有。”

“不…门主,不要…””

冷风的神情显得异常激动,双膝当脚一步步向前爬行,口忙道:“门主,你怎么处罚我都可以,可是请你千万别处罚冷蝶,她是无辜的。”

“你们都该死”

年男子拉长了声音怒吼一句,随即扬手一会,一道金光打响殿下的冷风,冷风随着一阵惨叫,顿时飞出好远…

冷蝶大惊失色,忙上千将冷风扶起,焦急道:“风,你没事,你怎么样了。”

冷风嘴角泛起一丝鲜血,抱着冷蝶焦急道:“蝶儿,不能不能答应门主的要求。”

冷蝶重重的点了点头,蓦然回头看向坐正殿上的清风真人,娇嗔道:“门主,你放过冷风,我已经是冷风的人了,我已经和他合体了。”

“什么…”清风真人眼寒芒毕露,顿时瞪大双目扫过冷蝶全身,突然有哼哼笑道:“蝶儿,你知道欺骗门主的下场吗?”

正当此时,一直未开口的冷傲突然道:“门主,眼下你就算杀掉我们也无济于事,可是如果留下我们,现实我们还有的一拼。他血影修罗强,也不过异能界。而我修真界的起点远要比他异能界高。如果你给我们一次机会,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拿到东西。”

清风一脸平静的看了看冷傲,眼神闪过一丝诧异。沉吟少许后,喃喃道:“你们如何知道谁是血影修罗?又如何知道这蓝光之眼到底何处?”

冷傲急忙道:“我们可以查,以我们的神通,想要用神识探查整个地球,显然不是难事。”

清风沉默了好一会,这才暗自点了点头,淡淡道:“好,我给你们三个月时间,我要见到东西。还有,风儿和蝶儿,为了这三个月你们加努力,合体双修,也让你们快活一段时间,但不要w了,这三个月是你们后的期限。”

“谢谢门主,谢谢门主。”

三人同时磕头,如同大赦一般…

走出修真正殿之后,冷风扭头看了看冷傲,淡淡道:“冷傲,谢谢你。”

冷傲抿嘴一笑,淡淡道:“你不应该谢我,应该谢谢他。”说话间他扬手一指。冷风身后,一位俊美的少年蓦然站立。

冷风眼瞳孔猛的一缩,惊道“冷尘,你怎么也来地球了?”

“我一直就地球。”冷尘依然是一脸冷漠,踱步来到三人身边。扭头看了看一脸泪痕的冷蝶,淡淡道:“逃命去,你们不可能三个月内打进血影门。”

冷风身躯一怔,皱着眉问道:“为何这样说?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缘由、”

“血影修罗的修为已然突破神级顶峰境界,相当于我修真界的大乘期高手,你们不过是婴变期修士而已,去了只能是送死。”

“我们有我们的办法,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冷尘。、”冷风说完这话后,拉着冷蝶朝远处走去…

看着三人匆匆遁去的背影,冷尘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死,都死,做这一切,只因为一个人,而为了一个人,要让千万人去拼命。修真,这就是修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