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作者:阳春雪舞 更新:2019-09-23

“不会的,姥爷能和我们一起走,就已经想到了,毕竟姥爷可不姥姥那么小心眼,而且念过书的就是不一样。娘我说的没有什么错啊!”

晏武有什么说什么,可是晏文就一样了,看看娘的那个脸色,不由的苦笑了一下。

倒是杨妮儿看到自己当家的有些为难,转头对笑了一下,然后对这个小叔子说道:“小叔子,姥姥毕竟是我们的姥姥,和我们虽然有些矛盾,可是有姥爷这头,就要对她忍让一点,以后逢年过节的我们还得走一趟,知道吗?娘你看这样合适吗?”

“妮儿说的有理,是这个理儿,晨……晏晨你说呢?”

“是的就应该像大嫂这样的办事儿,让人家挑不出来什么错事儿了,当然也不能太惯着,否则时间一久还会有今天这档子事!”

晏晨不喜欢麻烦,可是也不怕,不过不能同样的麻烦一直出现,那样她是不会再管了,周氏点头,她知道这次的事情,其实就是晏晨想出来的,只不过人家没有提出来。

只不过是提点了几句,那些话都是自己的两个儿子说出来的,现在看起来,也是两个儿子办的,可是事实上却在关键的时候都是晏晨说出来的话。一家子听到晏晨这样说,他们也就放心了,晏文和晏武兄弟俩相互的看了一眼,只要是娘不再和以前一样,一心只想着姥姥那头就行了,姥爷的心里还是有他们的。

一行人在天黑之前来到了流水村里,周氏他们带着娘家人回自己的家里去了,有些事情他们自己说比较好容易接受一些,尽管他们也看到了周家人的丑态,可是再当众说出来会让周老爷子更加的难堪的。

晏晨则是直接去了医品堂,刚过来就发现这里的人比较之前多了好多。远远的看到晏晨就上赶着打招呼。

“小神医,你要去京城了吗?什么时候回来啊,这是我们家母鸡下的鸡蛋,腌制好的,也比较容易放!”

“小神医这些日子多亏你,我们家才能一直都是好好的,可是你要是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啊?”

“说干什么呢?小神医可是去享福的,我们不能让小神医有些心愿未了的样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晏晨更加的郁闷了,她要离开这里吗?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主子您回来了,王爷在府上等着呢?”

“龙七你回来了,在京城里过的好吗?”

龙七一听到晏晨这样问他,差点没摔倒喽,好啊,实在是太好了,在刑司堂尝尽了人间甘苦,如果这次不是因为事情紧急,哪里有他出来的日子。

想想满脸的辛酸泪,可是他却不敢说出来什么。

主子可是在着急的等着呢?所以他们也不能说的太多了,晏晨看出来龙七的不好过,随即也只是笑了笑。

和他一起向晏家新宅奔去,远远的就看到了那里停放着几辆马车,而且那高头大马应该都是战马。

晏晨进了院子,果然看到墨翰轩正在和父母坐在那里,明显的秦氏刚刚哭过不久,眼角的泪滴还没有干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

“没事,娘没事,晨丫,你一个人去京城里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知道吗?”

“你说!”

墨翰轩替晏晨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这才开口讲明。

原来是皇上下了旨意,宣医品阁的辰少晋见,医品阁的掌柜一听,马上就将旨意请进了轩王府,当时墨翰轩也不在府里,所以就由钱公公带着圣旨一起来到了流水村。

“奴才给王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皇上宣我去宫里有什么事,有没有打听到消息?”

否则皇上是吃饱了撑的吗?无事宣她入宫,而且还指明让她自己进去,难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没有讲,不过好像是十四弟进宫之后,至于原因没有查问明白,到时候我会和你一起去的。不要太挂心了,收拾一下,我们就离开,只给了我们七天的功夫,现在已经过去两天了!”

墨翰轩没有告诉晏晨,钱公公他们来的时候,在睡上可是累死了六匹骏马,所以他早早的让人在路上备好了马匹和车辆,轮换着跑起来,这样应该不至于太耽误时间。

晏晨也知道这已经是下来的圣旨,所以她也不能再继续磨即下去,让晏明将家里照顾好,而她只拿了两件换洗的衣服,然后就上了外面的马车。

晏晨一上马车,在道路两旁,就有好多的人都在那里看着,好像都听说了晏晨要离开这里,所以他们全部都自发的集中在这里。

“我只是去京城办点事情,时间不会太久,何况我家里人都在这里,还是会回来的,所以大家请回吧!”

“哎,小神医你可要注意身体啊!”

“年纪轻轻的就到处东奔西走的,多辛苦啊!”

“小神医!”

一句句嘱咐的话,让晏晨的心也跟着很感动,和村子里的人打交道简单多了,他们没有银子的时候,少要点或者不要,不管是什么病痛,他们医品堂就没有说不开的时候。

晏晨的马车渐渐的远行,秦氏在家里哭的连门也没有出来,不是不想出来,而是被晏二连给按下了。

门外的人太多,他们如果哭天抹泪的,会让人以为晏晨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就不如这样安静的在家里看着闺女离开了。

反正有墨翰轩在,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到底是干什么事情?就算是看病,也不会这么急吧,那些御医也很厉害的!”

晏晨并不相信墨翰轩真的不知道,因为皇宫里养着的御医可不是为了观赏的。

墨翰轩取出来一块明黄色的布,打开来才看到竟然是圣旨。

“……晏晨贤良淑德,六王爷欲纳其为正妻……”

晏晨不由的一阵的冷笑,贤良淑德,就算是再怎么贤,再怎么淑,也不可能和六王爷有什么关系吧?

“应该是皇上怕我和你说了一些事情,所以才想这么快的就将你指出去,就连我府里的那块圣旨,也被人给取走了!”

“是皇上干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墨翰轩也点点头。

“那么你的对策呢?”

“对策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是我的妻,然后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只不过却永远不会再有墨翰轩这个人,也不会再有晏晨这个人,你和晏家永远也不能相见不能相识,他们只能以泪洗面,思念着你这个过早的离开世界的女儿!”

晏晨唇角微微的冷了起来。

“是吗?最好的对策,呵呵,不必,我一个人离开就成,至于说永远不能相见,那是不可能的,这个皇帝昏庸无能,早晚都会死的吧?等他死了,我就可以和家里人团聚了。而他无疑是一个无道的昏君,那就祝他早死早托生吧!”

“噗!我说十三哥这位小王嫂还真是毒舌啊,这么想让我死,而且说的一点也不含蓄!”

晏晨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她早就感觉出来那个夹层里有人,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曾经的十四王爷,现在的皇上!

一身的简单便装,却也掩盖不了此时皇上的华盖之姿,晏晨仍然是低着头,好像是在想着要怎么死一般。

声音也比几年前更具魅惑,只不过不是晏晨的菜而己,所以她不会多看一眼,对一个连命都快要没有的人,哪里还有时间去多想那些呢?

“你就这么恨朕,要知道,我十三哥一定不会要那个位子,他的院子里也一定会有许多的女人?!”

“所以你完全可以将赐婚收回,然后派人杀了我,没有必要派人去村子里接我出来,再动手,而且我相信,只要我不愿意,没有一个人敢和我成亲!当然如果那个人不怕死的话!”晏晨说的并非虚话,要知道,她是一个丹师,哪怕就是在这个非玄幻的世界也是一样的稀少,现在杀了她,或者她不能做多大的反抗,可是那些经过她手治过病的人?

那结果是什么样子的就无从知晓了,而且这位皇上当然也是一样的了。

“你们,好了别乱说话了,你也看到了吧,之前可并没有和她多说一个字,现在你自己看着办吧!”墨翰轩直接打断了皇上的话头,这个家伙的想法是什么,还以为他真的不知道吗?

只是他就从想要那个位子开始,就已经失去了竞争的条件了,现在说这话,也无非就是让晏晨说出气话来。

只是可惜了,晏晨并非看重位子的人,有的时候甚至就连他自己说要放弃掉王位,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更何况只是一个来自乡村的小农女了,他看的很清楚,晏晨并非故意说说,而是真实的对京城没有任何的好感。

或者是对这个皇上没有好感。

“那就看这位大丹师是不是要和朕合作了!”肯定的说法,晏晨很清楚,不过仍然不理会两人。

她现在倒不担心自己,大不了,直接将这些人全部都迷倒,然后跑掉也是可以的,可是身后还有一大家子的人啊!

这才是让晏晨最担心的,那些人没有地方可以去,如果自己就这样的跑掉的话,不要说是晏家的人了,就算是流水村也不一定能跑得了。

“说是让你和我合作,并非让你丢掉性命,你看这样行吗?”

“家里人没事,我也们也可以在一起,都可以,我有一个条件!”晏晨没有等皇上开口,就先讲了出来,自己也是有条件要提的。

皇上示意她直接说出来,晏晨看了一眼墨翰轩这才说:

“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将我和墨翰轩的婚事取消了吧,然后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可以保证我会带着我的家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这芒芒人海中!”

“什么?!”

“嗯,不错,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十三哥可是因为你才……”

皇上刚刚一听到她说会消失掉,那就基本上做到了和那边的交待,然后待到将一切都处理完了,就可以再将佳人接回来。

可是一听到说是和家人一起消失,皇上也有些不能自己的不乐意了,这是要将他们全部都抛弃了吗?

墨翰轩则是直直的盯着晏晨,他曾经想过也许现在的她还不怎么相信他,可是他更相信,终究有一天她会相信自己的。

可是现在晏晨所说的这一切让他失望了,非常的失望,原来自己才是那个多余的。

“好朕答应你,到时候朕会派人再将你接来的!”

“不必,我们会改名换姓,皇上可以直接说派人杀了我们,或者是失足跌落山崖,怎么说都行,我们不会再回来这里,也不会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因为我不会相信你们任何人!既然是同意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明天一早你们就不会再见到我们晏家的任何人!这个我可以保证!”

墨翰轩死死的盯着这个面似淡然的女人,说出来的话怎么就这么的可恨呢?

自己才是那个想要保护她的人好不好,可是现在她却在和皇上谈判,而且将他整个人全部都摒弃在外面了。

这种感觉墨翰轩很不能接受。

皇上似乎没有听懂。

“朕的意思是到后来接你入京城,在宫里……”

“不会的,墨翰轩曾经说过一生一世只守我一人,我才同意和他的婚事,他都做不到,世间再无人可能做到,所以我哪里也不会去,就算是嫁人,我也要嫁个我可以驾驭得了的,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任何违背都不允许。所以京城那里还是算了吧!”

他都做不到的事情,世间再无人可能做到!

墨翰轩听完这句话,再看看皇上那张黑白相间的脸,果断的圆满了,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皇上原来也这么的可爱呢?

只不过敢来翘自己的墙角,就必须要有着一些损失的觉悟,向着外面轻咳了几声,然后一阵的马蹄声向远处跑去。

“皇上我们就送你到这里了,以后世间再无轩王,也再无晏二连一家人,所以你就放心的回去安排吧!”

“墨翰轩你……”

“你也说过了,你是因为我才要嫁入王府的,那我也就放心了,本来就和皇上说明了,要和你一起去浪迹天涯,可是皇上怕你欺负我,现在不需要担心了,我还有一个可以让你安心的作用呢!”

晏晨的眼角有些湿意,她刚刚所说的确实是来自心底所想的,一直以为其实他们之间也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两世为人,晏晨都不曾和男人真正的相对过。

和墨翰轩却是让她的心也很容易为之融化,可是如果要是在家人和墨翰轩两者选一的话,他会毫不迟疑的选择家人,男人会欺骗,可是家人却不会。

现在墨翰轩宁愿放弃一切和他们一起走,一起离开那个京城的繁华完了,这怎么能让她不开心不感动呢?

“你们想好了,只要是朕一下口谕,你们可是再也插翅难买了!”

“是的!”墨翰轩拉过来晏晨的手紧紧的握在手心里,在京城里没有她的日子里,他一直都是担惊受怕的,而现在终于可以和佳人每天朝夕相对,至于那些政事就让皇上去处理吧。

“十三哥!”

“十四弟你登上大位,我们都很开心!”

皇上终于从马车上来了,身后忽的出来了不下上百名御林军,他们是早早的就埋伏在这里,只要是皇上一句话,就能将需要带走的人直接给带走了。

可是皇上竟然下了马车,看着人家走远了,也没有一个字的令号。

“明天午时血洗晏家!”

“喳!”

看着远去的背影,皇上的脸色狰狞了许多,给过你机会,却不知道把握,那就给你时间和家里人告别,他想要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必须要得到。

哪怕是这个皇位,他已经做够了,那么这个女人是他有生以来最想要得到的其中之一,所以哪怕就是十三哥最爱的,他得不到,不能和十三哥光明正大的抢,那就直接出手吧。

“夕阳西下,是多么美好的时候,你这脸色到底要摆到什么时候?”

“你早就知道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意思,那为什么当初还要让他违着心思下了赐婚?”

终于墨翰轩不再顾左右而言他了,他知道,如果不说清楚的话,这个小王妃可能就真的再也不原谅自己了。

“你是我认定的,从你才七岁的那年开始,当时就是为了他才会来到这里,那个时候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他的心思很明显,就是因为你才会坐上那个位子,这样的话,我们兄弟俩不会反目,而你也会选择在他身边。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认清楚过你,所以反而将你推向了我这边!”

晏晨看着夕阳快速的下沉,脸上却是宁静了许多,墨翰轩放弃的又何尝不是她不喜欢的。

在京城里也许是有着无尚的荣华富贵,可是却没有自由,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

相比较起来,她倒宁愿喜欢这山云野鹤般的生活。

“皇上不会让我们一起离开的,王府里已经安排好了,那些该遣散的也已经遣散了,现在只有几个侍卫和管家在,就是让世人看着的地方,皇上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

知道她的想法,了解她的心情,这让墨翰轩很有成就感,晏晨点点头,这样她就放心多了。

之前还担心,会不会让他们受到牵连,既然王府那边的事情都安排好了,那么这边也要加快速度了。

未到入夜时分,有几批人马分别从流水村出来,向着各个方向急奔而去。

在各个要塞路口,都有人在那里守着,出去的人时间不久就会又折转回来,然后再出去,当然出去和回来的数量是不一样的。

一般情况出去八个,回来的时候却是有三个,没有伤亡,因为他们并没有和皇上派出来包围他们的人对上,而是因为在中途的时候,他们又有所分开。

第二天清早,天朦朦胧胧的还没有全亮,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声音划破了整个晨空!

……走水了!

小神医家走水了……

一声声的呼喊,叫醒了本来还在睡梦中的人们,流水村的人几乎同一时间拿着锅桶碗的来到晏二连的家门前,那大火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助威一般,硬是一直烧到下午才有灭的迹象。

而晏二连的家却是再次被烧的体无完肤,在救火的众人里,有好多都是他们不认识的,不过村民却是几乎都哭了出来。

小神医家里这么好的人,可是老天爷为什么就是不放过他们这家子好人呢?

晏大连疯了一般的要冲进去,早就被人给拉着送了回去,晏文和晏武耷拉着脑袋一声也不吭,只是默默的将面前的那些石头块移到一堆。

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烧没了,仿佛是几年的火灾又一次出现一样。

众人都在猜测着,是不是几年后同样的小神医还会和家里人一起出现,然后在继续的医治村民……

“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说没有见到她出来吗?怎么会连尸体也找不到?”

何止是晏晨的尸体,就算是一匹马的尸骨也没有找到,晏二连家里的一切都烧毁了,而这样的火却是让皇上急的跳起了脚。

他午时的时候亲自来到了流水村的村头,为的就是要看到她能出来向自己求饶,要是他却是来晚了。

当他来的时候,看到的并不是村民们紧张的向他行礼,也不是晏晨家里着急惊慌的要离开。

而是一场吞噬般的大火,在几年前柳家也同样的让人来放了一把火,那个时候起,他就开始将柳家的一切都开始转移,让那些人得到了相应的惩罚。

可是现在这又是一声大火,而且连他的人也参与了救火,还是一直救到了这下晌了。

那些人们说的话,他听的很清楚,当初的晏晨确实是躲开了那些人的追踪,而且一躲就是七年。

如果不是因为后来他派人一直盯着轩王府的话,又怎么可能再次见到她呢?

“来人,给我搜,搜遍天崖海角也要将人给朕请回来!”

“喳!”众侍卫分散开去,就是为了寻找那些已经失去的晏二连一家人。

一年后

晏家老宅同样起火,烧的干干净净,晏忠顺一家子彻底消失,同年仲秋前夕,流水村的村民都全部消失,在这之前没有任何的不同之处,只有当时路过的郎中说,那天好像是有一个算命先生出现过!

至此一代丹药大师彻底消失在这华朝之内,而此时的他们却是在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生活的非常的美好,这个地方有一个他们共同熟悉的名字,那就是医品村!

据说这里的最有名的大夫是叫晏晨,村子的村长晏明,而最有名的家属叫墨翰轩,那些村民们都以这些人为首,开始着他们健康,长寿且自由自在生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