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大完结
作者:生辰 更新:2019-09-23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转眼十年过去了,小恩27岁,邵子博31岁,蓝尊34岁,孙猛35岁,大宝二宝10岁,三宝9岁,四个人成亲转眼就过了十个年头,小恩也过了十年颠沛流离的日子,为什么是颠沛流离,因为他每年都要迁就男人们的时间四处的走,虽然他很喜欢四处走,但是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抱怨。

四个人的生活是这样分配的,每一年的三月份小恩和大家一起从剑圣山出来,先到邵子博那住上三个月,然后去蓝尊那,住到九月份,然后道孙猛家和住三个月,过完元旦之后再和蓝尊邵子博会和,一起回山上过大年,这是生了三宝之后他们研究出来的,这样邵子博他们三个就有足够的时间,做自己的工作,因为他们三个不可能一直定居在一个地方。

三个小家伙六岁之前,小恩都是带着他们一起,在他们三个父亲的家换着住,三个小东西六岁之后就必须留在他们的父亲家学习家族内的各种技艺,因为他们都是指定的继承人,那之后小恩就开始自己旅行,其实虽然嘴上抱怨每年这样子走走停停很累什么的,但是他还是乐在其中的,因为和三个男人一对三,虽然很快乐,但是事后他总有个一两天的时间,爬不起来。转眼就是一年的年节,小恩一家人又聚在剑圣山上……

山上今年的雪很大,脚落到地上已经落到了脚面,小恩昨天晚上又被三个男人吃干抹净了一通,此时正躺在床上,盯着床帐出神,小恩变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中年人了吗,怎么会呢他才只有27岁而已,哪有那么容易老,而且他现在过的很好也没有那种敏感的神经,他只是浑身酸软的不能动弹了,所以才躺在床上对着床顶装深沉。

小恩这会发呆没发多久,就有敲门声传了进来,他有客人到了。

“小恩你在吗?”有些熟悉的声音和敲门声一起喘了进来。

小恩吃力的从床上坐起来,“舅舅是你吗?”

“除了我还会是谁,你穿衣服了吧,进来了哦。”蓝星云调侃的说了那么一句,推门进了小恩的房间。

小恩被蓝星云的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他就可能不穿衣服,蓝星云抱着他们家老三走进来的时候,小恩正从床上坐起来,抓着外套往身上穿,看着蓝星云道:“你不好好在家看孩子,怎么跑我这来了,找我有事?”

蓝星云抱着宝宝做到小恩的床边,看着小恩道:“我来当然是给你看病啊,脸色确实差了点。”

小恩摸了摸下巴,“没有吧,我觉得还好。”

蓝星云把嘴抿成了一条弧线,一脸的慈祥,的看着小恩。蓝星云的表情看在小恩眼里,却一点都不善良,而且是那样的诡异,小恩戒备的向后挪了挪,“你要干嘛?”

蓝星云把怀里的宝宝放到穿里面,一点点的靠近小恩,“开脱了裤子,舅舅看看……”蓝星云说着魔爪已经伸向了小恩的裤子。

小恩一把抓住自己的裤子,“你你,你为老不尊,脱我裤子干什么……”

“什么跟什么我就为老不尊了,好心当成驴肝肺,”蓝星云一脸厌恶的收回手,挑着眉教训道:“要不是,尊刚才去找我说,他们昨天晚上又把你弄伤了,让我给你送点药过来,我还懒得过来呢,谁稀罕你啊,快把裤子脱了舅舅给你上药。”

小恩在心里把蓝尊骂了数百遍,板着脸向着蓝星云伸出手,“药给我,我自己会上。”

蓝星云眯着眼睛把从怀里拿出了一瓶药递道了小恩手上,嘴里絮絮叨叨的道:“你啊可真是的,前几天我可听你们家三宝问我,我阿爸说又要回家,烦死了,我阿爸为什么不愿意回阿公家啊,阿公家多好啊?这话他也就是问我,要是他去问你阿爸你阿爸又要上心了,还真是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一点都不顾家。”

小恩脸色一暗,皱着眉嘟囔道:“我这么说又不是不愿意回家看我阿爸,我是因为,那三个一回家就不知节制,我也……”

“哈哈,呵呵……”小恩的话还没说完,蓝星云张狂的笑声就响了过来打算了他的话,蓝星云笑的前仰后合,声音颤抖的道:“我就知道是这样,我就知道是这样,哈哈……”

小恩听着蓝星云的笑声,脸上瞬间开了染缸,用能杀人的眼神盯视着他。蓝星云适时的停止了发笑,看着小恩,“也不是我说你,孩子都十岁了,怎么还那么如狼似虎一点节制都没有,幸好你是换着地方住,要不然,我看会英年早逝。”

小恩听的嘴角直抽搐,半晌看着蓝星云邪恶的一笑,“舅舅你也别光说我,你和我舅父,好像比我们还恩爱,这几年你都给我添了4个弟弟了,您老年纪也不小了,和我舅父也别……哎呦,怎么还动手了,明明是你先说的。”

小恩揉着被蓝星云拧的生疼的耳朵抱怨,“下手还真狠,你想把我耳朵拧下来啊!”

蓝星云看着小恩红彤彤的耳朵,咬牙切齿的道:“你这个臭小子,当初要不是你给我下药,我,我也不会,不会……”

“不会?不会什么,不会晚节不保,”小恩抿着嘴嘲讽道:“你这节反正是早就没有了,我才几岁打的时候,你不就是我舅舅的人了,还有纠结什么的,那么大人了脸皮还挺薄!我也就是帮你再续前缘,你不谢谢我也就罢了,每次一提起来,你就这样,你对得起我这个媒人吗?”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唯恐天下不乱的臭小子!”蓝星云红着脸骂了一句。

小恩扁了扁嘴,“不愿意当初不嫁不就好了,一脚把我舅从山上踹下去,孩子生下来自己养,多威风!”

说到这就不得不说说,蓝星云和慕卓的事了,原来他们两个是师出一门,两个人虽然分数一黑一白,但是都被断云山的以为顽童老人收为了徒弟,从小在山上朝夕相处,青梅竹马,每年两人回家探亲的小别,都让两个人痛苦不堪。

终于在蓝星云年15岁成年,两个**的年轻人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他们的师傅是一个童心未泯的怪老头,对两个徒弟的事早就心里有数,看着两个人两小无猜,是乐见其成,也没教训什么留了两个徒弟一个多月,就让人回了家让他们和家里人说,人后尽快成亲,因为蓝星云那个时候已经珠胎暗结了。

但是老天好像故意要把两个人拆散,就在他们下山的那一年,灵月教和武林正派的最后一次冲突爆发了,两个人虽然年纪小小但医术却是拔尖的,就被长辈们带上了战场。战场上蓝星云的父亲,蓝尊的亲爷爷,受了重伤驾鹤西去了,蓝尊的父亲蓝星云的亲哥哥接替了掌门的位置,那个时候蓝星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四个月了,蓝尊的父亲不忍心看唯一的弟弟受苦,百般无奈之下放了蓝星云出了灵月教。

蓝星云那时候才十六岁,短短的两个月就经历了丧父,和恋人成了对立的敌人,还怀着孩子,已经是身心疲惫,他只想找到慕卓,让他爱的那个人带他回到他们熟悉的地方,回到以前的生活,从此再也不管什么江湖,什么身份。

可这世上成人之美和雪中送炭的人都太少,蓝星云去到了武林盟,见到了慕卓,但他的愿望并没有实现,慕涛小恩的外公在那场正邪之战上受了重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慕卓虽然常年不在父父身边,他却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孝子,因为父亲的重伤,慕涛当时已经急红了眼睛,失去了理智,看到蓝星云撇下了一堆狠话,最后说了一句老死不相往来,此生再不相见,就把蓝星云独自一个人留在了院子里绝尘而去。

蓝星云当时已经心力交瘁,听了那么一番话之后,昏死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他见到了慕卓的阿爸,从慕卓的阿爸嘴里,蓝星云知道了慕卓变化的原因,当即不顾身怀六甲,连夜赶路回到了断云山,请了他们的顽童师傅出山,慕涛被顽童老人救活了,慕卓和蓝星云的孩子最后却没能出生。

蓝星云在断云山上修养了两年,后来他回了灵月教,回到了他哥哥身边,蓝星云丙没恨慕卓,因为他恨不起来,他一直都在等慕卓去找他,只要慕卓去找他,他就会毫不犹豫的跟他走,但是一年又一年,慕卓都没有出现,就在蓝星云已经麻木的快要忘了慕卓的时候,十六年后小恩去到了灵月教,和蓝星云和慕卓的这根线,才重新被牵连在了一起……

小恩当初听完整个故事的时候,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之后他问了慕卓,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找蓝星云,慕卓给出的答案,让小恩又气又无奈,慕卓说他没有脸找蓝星云,他有不止一次走到了灵月教的山下,却没有勇气上去找他。

小恩看着这两个中年人,过的这么曲折,怎么还会袖手旁观,在确定两个人心思之后就很干脆利落的给两个人下了一种没有解药的极品,把在自家三个男人的帮助下把他们两个关到了一间房里,一招仙人跳再一次把蓝星云的肚子给弄大了,然后小恩很三八的把他舅父欺负人的事火速通知他外公,外公老当益壮,连夜赶路不到5天就赶到了灵月教,把三十多岁的儿子暴打了一顿,让慕卓跪在蓝星云面前求婚加道歉,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话归正题剑圣山小恩的卧室里,蓝星云和小恩依旧在抬杠,蓝星云看着小恩,怒道:“你小子没完了是不是,那你当初成亲干嘛,你怎么不把那三个也踹山下去!”

小恩冲蓝星云做了一个鬼脸,“我又没不让别人说,你随便说啊,我不介意。”

“脸皮真厚!”蓝星云在嘟囔了一句,知道小恩是什么性子,很快就没了脾气,往前坐了坐,抓住了小恩的手腕,把起脉来。“我又没病,给我把脉干什么?”小恩奇怪的看着蓝星云想把手抽回来。

“别动!”蓝星云把小恩的手拽了回去,轻声道:“刚才尊问我,你怎么这么多年都没再孕,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方正来了我就给你看看?”

小恩愣了一下,想想也觉得有点奇怪,虽然一直没想过要再生孩子,但是也真的满奇怪的,看着蓝星云道:“那我有问题吗?”

“你自己没避|孕吗?”

“没有,我又不会!”小恩果断摇头,看着蓝星云把手收回去,“怎么样?”

“你身体有点虚,应该是这几年来回跑太累了,没什么大问题。”蓝星云看着小恩轻声道:“你要是还想要孩子,最好在家里养一段时间,身体好了怀孩子才不辛苦。”

小恩摸了摸手腕,“孩子不是都有三个了,不生也没什么免得生了一个之后他们三个不够分,我还要再追两个,没有也好。”

蓝星云把床上自己的小娃子抱起来,“尊他们三个好像一直都想要个哥儿,但是你一直没怀孕也没干说,怕给你压力,就一直都没说。”

小恩愣了一下,摸摸下巴道:“他们三个说再过四五年就把手上的事,交给司阳他们,然后找个离三个孩子都比较近的地方隐居,等到时候再说吧,再过四五年我也才三十多岁吧,到那个时候再说,到那时候他们三个都闲下来了,一起养孩子玩不是挺好的吗。”

蓝星云笑着抿起嘴,“你想的到时细,那就听你的,不过我还是回去让你舅父给你调些成药,你天天吃,免得到时候身体不好调养。”

小恩点头应下来,然后就和那边蓝星云怀里的还在吃奶的自己的表弟玩了一会,直到自家的那三个宝贝和他们爹回来,蓝星云才离开。

晚上小恩沐浴之后趴在床上,任三个男人服侍给自己按摩什么的,舒服的快要睡着了的时候,小恩缩起了白天的事,孙猛三个听到小恩说他身体不是很好的时候,都表现的十分的担心,当即就都说让小恩这两年留在山上,不用跟他们下山了云云,小恩笑着告诉他们没什么事,吃点药调养没事的,然后就笑着把和蓝星云说的那些话和三个男人说了一遍,三个人没说什么,小恩没多久就睡着了,睡的很香,很香……

三个男人则都暗自决定,加速把他家的那三个宝贝培养成才,找个地方好好安定下来,和小恩过平静的日子……

春暖桃花和往年一样开遍了剑圣山,小恩一家七口和往常一样离开了剑圣山,这年他们先去了孙猛家……

转眼就是几个寒暑,小恩每天都按时吃着蓝星云给他的药,身体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疲惫感,大宝二宝15岁那年,小恩毫无预兆的有了第四个孩子,孙猛和邵子博迅速的把所有的东西都丢给了大宝二宝,蓝尊也想把东西丢下,但是三宝的年纪还小,而且灵月教的内部并不稳定,蓝尊并没有直接把教主的位置,直接移交给三宝,而是让阿七陪着三宝处理教务,自己留在了小恩身边,几个月之后小恩生了一个小哥儿,小名叫小宝。

小宝是个很特别的宝宝,并不是说他长的特别,而是他的血统继承的十分的特别,他的背后有邵子博的家族遗传的胎记,但是很浅,他的血可以催动金刀上的密文,但是时间很短,小恩他们三个给给蓝尊和小宝滴过血,他们的血也能融合一部分,没有人把这个事件给出结论,只能说是一个奇迹。

就因为这个奇迹的关系,小宝最后跟了小恩姓司徒,叫司徒宝。

司徒宝精灵古怪,跟他阿爸比犹有过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总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咱们可爱的司徒宝也就毫无悬念的成了小恩这一家人真正的宝,三个哥哥宠着,三个爹爹护着,还有四个舅父,一群喜欢他到掏心掏肺的亲人长辈,还有小恩那么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阿爸,是生活的无忧无虑胆子大到可以包天包地,不过他以后又什么作为就都是后话了……

小恩一家人最后选择在,一个很有名的治安,很好的地方安家住下,那个地方有蓝尊的亲哥哥,那个地方叫做青云山,他们挨着他蓝尊哥哥住的一座王府,建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府邸,小恩在哪里认识了两个真正的前辈,蓝尊哥哥的夫家阿爸和舅舅,三个人成了忘年交。

小恩也在这里找到他当初救他的哪个恩人,原来是他忘年交的的大儿子……

小恩他们家小宝的初恋,初吻,初次那什么,还有终身也奉献给了,这家王爷的两个孙子……

小恩的故事结束了,总归小恩一家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小恩的闲暇时光和两个忘年交打的火热,生活充实很幸福,在老公们必须给儿子们,收拾烂摊子的时候,他也没孤单过……

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无时无刻都过的满足,无论是烦恼还是任何的时候,只要你对现在的生活觉得满足,那就是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篇文的完结,原本可以多写一点的,

但是辰辰觉得100这个字很有完美的感觉,

所以就在这里打住了,喜欢辰辰的亲们请移驾辰辰的新文《冰河.楼上楼下的jq》!!!!

辰辰现在还有很多不足,辰辰自己知道,

但是辰辰会尽量克服所有的问题,争取进步……

请亲们支持继续支持辰辰……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