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番外三 陶伊与方亦辰
作者:二月映泉 更新:2019-09-23

那年夏季,陶伊即将毕业,为了自己的毕业设计,一个人兴冲冲地跑到中国寻找灵感,第一站就是去上海看望外婆外公,然后飞往四川租了一辆车子,听说这里民风淳朴,山清水秀,陶伊悠哉地看着车,感受着碧蓝的天空,苍翠的大山,在环山公路上的拐弯处,对面突然来一辆跑车,正是拐弯的时候,陶伊躲闪不及,方向盘一转,直直擦了过去,看着旁边摇晃的护栏,陶伊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打开车门气急败坏地要去找车主理论,拐弯还开这么快,赶着投胎!

下车查看车子侧面的油漆掉了一块,更加恼火,这可是租来的跑车。

“你是怎么开车的?”

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的男人,摘掉太阳镜,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十分俊朗的中国男人,可是眼下她没有心情欣赏,陶伊叉着腰,眼睛冒火,“你看你把我车蹭成什么样了?”

方亦辰有几秒的诧异,这是一个外国小丫头,没想到说着一口标准流利的汉语,方亦辰看着对方气势汹汹的样子,也有些恼怒:“小姐,明明是你自己反道,不打转向灯也不按喇叭!”

好吧,丁妙妙承认她的车技一般,这些细枝末节她都记不住,谁想到这空旷的老山里会有别的车子,可是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可恶,一点悔过之心也没有,“可是你把我的车弄坏了,总要有个说法?”

方亦辰指了指自己的车子道:“我的后视镜也被你撞碎了,你打算怎么赔给我!”

陶伊凑近查看了一下方亦辰的车子,后视镜确实坏了,车身有些划痕,不过跟自己的比起来好了不知多少,其他完好无损,反而自己的车子伤痕累累,她交的那点押金都不够修车的,心中不满,“你还说,你看你的车都把我的车身漆蹭上去了。”

方亦辰鄙夷道:“这又能怪谁,把你车子卖了也不够给我买轮胎!”

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是讥笑自己的车子廉价,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男人,陶伊怒气冲冲,看着人模人样的,这么恶劣,气得陶伊在原地转悠了几圈,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上车拿了一桶颜料往他身上一泼,“反正你有钱,不如全换了!”

说完扔了彩色油漆桶,飞快地上车启动车子飞奔而走。

方亦辰愣了半天才醒过来,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再看看车盖上,还有窗玻璃,五颜六色的,这回真的不用维修,恐怕要换车了,顿时怒不可遏,这哪来的魔女!

满身的油漆味熏得方亦辰快晕过去了,忙打开车门拿了手机,赶紧打电话叫人来清理,死丫头,这仇先记着,哪天再叫他撞见非扒了她的皮!

方亦辰不得已换了车子,他被人泼油漆的事不知是哪个好事的传了出去,没过半月搞得他一群发小哥们都知道了,笑了他一个多月。

还有好事的笑说:“我说兄弟,人家没拿马桶泼你也算你运气了!”

还有笑说:“我越来越好奇,真想看看这姑娘是何方神圣!”

“这姑娘是玩人体艺术的吧!”

哈哈哈……

方亦辰是谁,这男人从小到大唯我独尊,只有别人吃他挂落的,从没吃过人家一点亏!

然后很戏曲性的,方亦辰来上海出差居然碰见了这个小魔女,只是这丫头绝对是属兔子的,碰见他后很快又溜了,不过方亦辰这回可打听到了一点信息,这个魔女中文名叫陶伊,听说她的外祖就在这里。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方亦辰开始调查这个叫陶伊的女孩,不过他发现要调查这个女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后不得已他亲自请了私家侦探去美国调查,结果令他大吃一惊,她居然是赫南德斯家族的人,而且他还有一个哥哥是世界着名钢琴王子,那次去丁家的新年宴会上,他亲眼所见,这个世界就是有点小,听说丁妙妙正与她的哥哥交往,而且丁家完全不同意,不惜把丁妙妙送到国外念书,之后也没见陶伊,只隐约听说她从圣马丁学院毕业后自己开了一个工作室,方亦辰想想也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干嘛这么关注这个丫头,然后他放弃了。

谁知没隔几年丁家发出请帖,丁妙妙居然要与那个男人结婚了,诧异的同时,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来了,端着酒杯,眼睛环顾四处,然后听见一阵笑声,背对着他不远的地方,立着一个夸张的女人,亚麻色的卷发,一身亮橙色的短裙礼服,背对着他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 除了她,他还真想不出有谁会这么大胆奔放,因此端着酒杯上前好整以暇地笑道:“久违了,美女!”

谁知这女人先装作不认识,然后泼了他一脸的红酒,又跑了。

方亦辰抹了抹满脸的红酒,冷眼看着那个背影道:“第二次了,我看你下次还想泼什么!”

也不知被谁撞见了,添油加醋地传了出去,他那些哥们笑得快岔气了,“魔女啊,魔女!”

“方亦辰,这妞带劲,收了她!”

很好,这个办法貌似不错。

这回方亦辰准备主动出击,天缘凑巧,他的表妹请陶伊工作室设计婚纱,方亦辰决定同行。

到了工作室,并不见陶伊的身影,工作人员说,老板开了好几个工作室,这只是其中一个,老板只是偶尔过来,可是就是这么凑巧,今天陶伊突然来了,然后看见这个男人优雅地坐在那里翻看杂志。

方亦辰笑着朝陶伊打招呼:“你好,陶小姐!”

还没等陶伊开口,方亦辰看了看四周,端起手中的咖啡道:“好像只有我手里的咖啡可以泼!”

陶伊顿时石化了,阴魂不散啊,他怎么来美国了!

之后为了表妹婚纱的事,方亦辰隔三差五就要过来一趟,指名要见老板本人,还美其名曰,提修改意见,到了第五次,陶伊终于爆发了,“方先生,这是你表妹的婚纱,你这个做哥哥的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方亦辰慢条斯理道:“当然,表妹一向都说我眼光好!”

陶伊鄙夷道:“我希望下回是新娘自己来,或者新郎也行!”

“陶小姐是在撵顾客,这就是贵方的待客之道?”

陶伊咬牙切齿道:“不敢!”报复,这绝对是报复。

然后到了第十次,陶伊终于受不了了,“方先生,你那车值多少钱,我赔!”

方亦辰却笑:“我来不是谈车的!”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要不咱们就谈谈你泼我油漆和红酒的事!”

陶伊别过脸道:“若为这个事,那算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方亦辰指了指他的脸:“我知道你学艺术的,可是也不该玩人体艺术,往我脸上泼油漆,你知道我的精神创伤是多大吗?“

陶伊气道:“我也该跟你算账,那次我赔了出租公司所有的钱,我准备画画的颜料也没了,那可是画了我不少钱,若不是我在中国有亲戚,我连家都回不去!”

要算账,可以,她也有创伤。

“可是我没拿东西泼你,那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

争论到最后,陶伊同意等他方亦辰结婚的时候,她免费给他的新娘子设计一件婚纱礼服,算是给方亦辰的赔礼。

不过这方亦辰怎么回事,他表妹的婚纱不是已经完工了,还来干什么?

搞到最后,连工作室的员工私底下都窃窃私语,老板的这件礼服估计是要给她自己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