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怒吼吧!半兽人
作者:斩红茶 更新:2019-09-23

突然半兽人军队的后方响起了一阵悠长的号角声,所有的兽人迅速的后撤着。

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兽人的撤退让枯丁城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半兽人撤出后,战场上只留下了一个人的身影…

女王塞林娜双手紧紧的握着长剑,沉重的呼吸着,在她的身边则是数十具丑陋的尸体。

……

“奥妙大师!你还好吧。”女王刚一进城就立刻来到了精灵法师的身边。

“谢谢您关心,我没事,不过刚才的魔法消耗了我太多的精神,恐怕一段时间内我再也用不出魔法了!”奥妙满脸疲惫的躺在床上说道。

“不要紧!你就安心休息吧!”

……

女王嘱咐完奥妙就立刻来到了城墙上。

“塞恩,刚才战况你说下!”

“半兽人死了1000左右,我方伤亡600左右。”

“混蛋!”女王一拳重重的击在了城墙上,一个深深的拳印留在了那里。

“他们这次比过去强大太多了,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我的想象!”

“这点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陛下您在战场上所看到的是什么情况?”

“过去那群家伙最多就穿上兽皮,拿着木棍,铁刀!可现在他们都神穿皮革,拿的都是精刚武器。要不是刚才他们突然撤兵,我恐怕也要抽身回来了!”

“以您的力量难道也要退避了吗?”

“是的,这次的半兽人强大太多了!恐怕…”女王说道这里停了下来,然后看了看远方的战场说道:“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撤退?你怎么看?”

“不知道!但我想这恐怕是暴风雨的前奏了!”

……

就在枯丁城内所有人以为半兽人离去时,远方又渐渐的传来了一阵异常刺耳的声音,这让枯丁城刚刚放松下的神经,又一次崩了起来!!!

“报!女王陛下,20里外发现半兽人推着抛石机在向我们这里冲来!”

“什么!抛石机?你没看错吗?”

“是的!陛下,不但有抛石机,还有投火战车,破门狼头锥和好多都没见过的攻城武器!”

女王猛然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又艰难的坐了下去。

“你先下去吧,继续打探!”一旁的丞相塞恩对着侦察兵说道。

“塞恩!那封求援信送到了吗?”

“送信的人在今天下午已经回来了,哪位大师出去游历去了,信已经转交给他的管家了。”

“难道我枯丁真的要在这里…”

“陛下!”塞恩上前了两步,眼睛直视女王!“老臣会陪你到最后那一刻的!”

……

半兽人后军统领帐篷中。

此时撒满巫师木源正跟着一个神秘人一起讨论着战事。

“要不是您给予我们的知识,我们也不可能去洗刷我们在这座城堡前的耻辱!”

“不!你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恩!?”

“给予你们知识的不是我,也不会是某个人,而是神!你们的兽神!你们伟大的半兽人之神!”

木源立刻跪在了地上虔诚的跪拜起来。

“感谢我们伟大的兽神!”

“站起来吧!我问你,攻城器都送过去了吗?”

“是的!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送到前线了!”

“那就好!我代替兽神传授了你们近百年的格斗经验,在加上那无坚不摧的攻城利器,你们将是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可战胜的!”

“只是…”木源突然想到了什么。

“恩!?是什么你说。”

“是这样的,刚才前方传来的信息,说有一位不怕砍杀的人类在我军里冲杀,足足杀了近百个半兽人,直到我们撤兵为止!”

“哦?有这样的人?能够在战场上击杀那么多兽人?”

“是的!最为奇怪的是,我们的勇士武器砍在她的身上,她却并不在意,根本就不在乎!”

“什么!报信的不会看错了吗?”

“应该不会,而且不是一个兽人看到的,是许多兽人都看到了。”

神秘人来回的踱起步来,然后笑了出来。

“呵呵,你叫森吗斯来!”

……

不一会森吗斯统领出现在了帐篷内!

“参见伟大的神使!”

“呵呵,不用那么客气,起来吧!”

森吗斯站起身来却低着头显得极为恭敬。

“森吗斯统领,你是我族少有的狂战士,也是我教出最满意的徒弟。”

“这都是您教导的功劳!”

“呵呵!”被称为神使的人脸上挂上了一丝无奈的笑,继续说道:“刚才听木源说道前线有一个人杀了我族近百个兽人,而且全身而退,你可知道吗?”

“是的!我也听说了!”

“你怎么想?”

“我要用我的剑去为死去的族人报仇!”

“好!”

神使站起身来,然后单手在虚空中抓出一把范着银光的细剑。

“森吗斯,这个赐予你!”

森吗斯立刻跪下双手托天:“感谢神使!”

一旁的木源看到神使送的剑疑惑的问道:“神使大人!森吗斯统领是用双刃战斧的,您这把细剑恐怕不太适合他吧?”

“哈哈哈哈,我怎么会不知道森吗斯是用什么武器的吗?不过,森吗斯你要记住,如果你见到那个人时就用这把细剑,如果没遇到,你就用你原来的武器!”

“是!”

“那个人恐怕一般武器都无法伤害她,只有这把剑才可以,切记!”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半兽人再次来到了枯丁城的前面。眼看第二次枯丁城攻防站就要打响了。

“杰森将军那边有信了吗?”站在城墙上的女王焦急的问道。

“还没有。”

“下令!全城关闭!”

正门关上了,城墙上所有人都能听到半兽人肆虐的声音,他们肆意破坏,到处放火,砍杀着能够看见所有的异类,不管他们原先是死是活。

此时城墙上的人们已经无法估计出敌人的数量了。城墙外的整个平原上都是黑压压的部队,极目所及全部是包围枯丁城的敌人,如同恶臭的霉菌一般密密麻麻。

而且他们在四周搭起了各色的帐篷,显然是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准备的。

半兽人如同蚂蚁一般的忙碌着,他们在弓箭射程之外挖掘宽大的壕沟,每当一道壕沟完成时,沟内就被注满了火焰。城墙上的人们已经无法看清火焰是被怎样点燃的,是靠魔法还是靠半兽人独特的技术?没人知道。

枯丁城上的战士包括女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一点也没有办法。

女王经过上一场战斗竟然损失了600多人,这也许在战场上不算什么,但女王把每个来到枯丁的人都看作是家人一般,每伤亡一个人都是她所不愿看到的。

一段段壕沟完成,半兽人就会推来巨大的车辆,然后就是更多的敌军躲在壕沟的掩护之后。同时,半兽人也架起了巨大的弩炮和投石器。而城墙上的武器更本无法射到那么远的地方,即使能够射到,也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了。

一开始,除了女王和一些懂得战争的人外,大部分人只是哈哈大笑,并不怎么害怕那些装置,因为环绕这座枯丁城的外墙不只是极高,厚度更是惊人,这是在第一次圣战之后由山地矮人为了不知名的原因,亲自给第一任枯丁城的国王建造的。它的外层如同钢铁一般,坚硬,光滑,不管是火焰还是魔法都无法撼动它;除非有某种力量一次将它连根拔起,否则它根本无畏任何形式的攻击。

可是这样的思想只能相对于曾经的半兽人。女王此时心中已经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

“没用的,这群白痴根本就不可能攻的进来,只要我们还活着,枯丁的城门就会像钢铁铸成的一般。”城墙上一个人自信的说道。

可另一个满脸沧桑的人问道:“只要我们还活着?还有多久?半兽人从古至今就没用过这样的装置,他们这已经是智慧的表现了,在加上饥饿这个最大的帮手!”

接下来半兽人的举动就好像是为了验证那位满脸沧桑人的话一样。

装置的弹药并没有浪费在金刚一般的城墙上,巨型的投石机架好后,在敌人的呼喊,线索和滑轮的运作下,难以计数的弹药被抛向了极高的天空。这些弹药都越过了高高的城墙,如同法师的流星雨一般爆落在了城里。还有许多的弹药借助独特的技术,在半空中就炸成了一团火焰,撒向了城楼上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