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作证
作者:浅郁 更新:2019-09-23

“我想要什么?你还问我我想要什么?”方文馨的声音陡然升高,“你霸占着大爷正妻的位置已经够久了。{。-够久了张仪之!明明我才是他心尖的那人,明明我比你,比任何人都要爱他,可是却只能得来一个平妻的身份,你以为这些年,我就甘心了么?”

“哦,你想要正妻的身份。”张氏的声音依然平淡,“这却是我不想要的,不过我也不打算给你,我毕竟还有一双儿女在这里,交给你,我不放心。”

“你以为这由得了你?”方文馨却是笑了起来。“我亲爱的好姐姐,你大概是忘了我刚才说的话,我肚子里的孩子,大爷很看重,老太太老爷子也都很看重,如果在这里出了事,你以为你还能继续在这个位子上呆么?”

“你是认真的?”张氏的语气终于有了一丝慌乱,“你疯了?这是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又怎么样,我让他生出来成庶子?天生就比徐盈钰徐恪之矮一个头?用他来换我正妻的位置,再划算不过!孩子,我总会再有的,那时候生下的,就是名副其实的嫡子嫡女,你说,这桩买卖是不是很划算?”方文馨的语气里有了几分疯狂。

梦茴想要推开门的手,却反而停下了,提起裙子急匆匆的往外跑。

也是幸运,往常少有下人的佛堂门口,还真见了一个打扫的婆子。

梦茴连忙招手,让那婆子进来。

婆子是个下等的。并没有那些管事体面的婆子那么多事,见梦茴叫,放下手里东西就乖乖过去了。

梦茴拉着她就往佛堂里面跑。

上了台阶,气喘吁吁,先不进去,听了听动静。

“怎么,你还不放心么,其实徐盈钰对我来说也真的没什么,我还不至于去对付她,她早晚是出嫁的姑娘。碍不到我的事。我还巴不得对她好点,换个贤名。至于徐恪之,我更不会得罪了,他是长子。这大爷日后的一切都是他的。我怎么会得罪他?这些你都放心吧。”

声音听起来还十分清亮。看来是无事。

梦茴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那婆子,那婆子活了大半辈子。岂是个糊涂的,一听就知道这里面说话的无论是谁,说的内容都是自己不该知道的,一时表情有些慌乱,作势就想挣开刘梦茴的手往外走。

“你愿意做一辈子的扫地的婆子?”梦茴低声严厉道。

那婆子一怔。

“一会将你看到的,听到的,一切一切,如实说出,我便许你一个管事的位置,到时候,有你想不到不敢想的好处,那些趾高气扬的丫鬟们都不得不对你恭恭敬敬的。”

那婆子闻言,神色松动了几分,梦茴不容她反应,立刻冷道,“你若敢有一丝隐瞒,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你若不信,且瞧着看!”

那婆子神色立刻一凛。

里面已经闹出了动静。

张氏大喝一声,“方文馨你真的疯了。”

梦茴再不耽误,用力推开了佛堂的门!

梦茴和那下等的婆子都看到了那残忍而恶心血腥的一幕。

方文馨拼命的拿起一旁的凳子,砸向了自己肚子!

见有人进去,里面的二人皆大吃一惊,只是方文馨的手却收不回去了。

方文馨痛喊一声,捂着肚子跌了下去。

华丽宽大的锦袍下面,有血,慢慢流出。

张氏看了一眼方文馨,念了一句罪过啊,便移开目光,看向梦茴,眼神里有一丝放松,有一丝疲惫,还有一丝紧张和激动。

梦茴点头,看方文馨尚有意识在,便朗声道,“大舅母放心,我定会将我看到的听到的如实和外祖母外祖父说的!”

然后慢慢蹲在方文馨身边,看方文馨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便笑着回答:“我在门前站了好一会了,不只是我,还有一个在这打扫的婆子。”

“我不阻止你,我就是想让你失去骨肉,却还得不到想要的。”

“方姨太太~”梦茴重重的叫了一声,然后转头对那个还发愣吓得脸色苍白的婆子吼了一句,“还愣着作甚!还不快去叫人!”

那婆子才仓皇的奔跑出去,差些被门口的门槛绊了。

“记着我说的话。”梦茴看那恨不得多长两条腿的婆子,忽然大声喊道。

然后满意的看到那婆子身形一顿,又狂奔而去的身影。

“绾绾。”张氏看到方文馨的一张没有血色的脸,忽然涌出几丝痛快的感觉,再看向梦茴,目光复杂。

这才是多大的孩子,以前不过是觉得聪慧,今日看她这般,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这孩子,到底是为了自己啊。

这些日子,她从心里喜欢这个常常来陪伴自己的梦茴,就像对待自己孩子一般的要求,简简单单的,不要走弯路顺顺当当的就好。

可是如今乍一见梦茴,面对这样环境这样冷静,明明早就可以阻止却要等事发后才进来,进来的时间刚刚好,几句话就戳了方文馨的心窝子,这简直就不该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慧极必伤,这孩子啊。

“大舅母。”梦茴朝张氏笑,“大舅母不必担心,一切在外祖母外祖父前自有分辨,不会让大舅母吃亏去的。”

张氏心里感动,朝梦茴伸出手,“来,到大舅母身边来,害怕的话咱就不看了,不看了。”

梦茴起身,皱皱鼻子,大舅母,是真的把她当小孩子看待呢。

她顺从的过去,握住了张氏的手,张氏的手心是干燥的,无汗,只是有些凉。

梦茴安心了,知道大舅母并没有那么无措。

“大舅母,不怕,不怕,有我在呢,这个女人,既然不想要这个孩子了,咱就成全她的心意。”

张氏看着因为疼痛而扭曲了的方文馨的脸,缓缓的点头。

长春阁里,张氏和刘梦茴一起跪在徐老太太和徐老太爷面前,周围徐府的的二爷三爷也都坐着。

“绾绾,你当真是这样听的?”徐老太太带着几分复杂之色,问向外孙女。

“绾绾绝不敢撒谎欺瞒,若是外祖母外祖父还不信,就问问这个婆子,她也是听到的。”

徐老太太看向刘梦茴身后跪着的,身子不停地发抖的婆子。

那婆子咬了咬牙,看了一眼刘梦茴,心里有几分无奈,好端端的就被扯进这种事情来了,但还是将自己看到的听到的说了出来。

“你说你是被刘姑娘拉进去的?绾绾,你专门跑去拉个婆子来做什么?”徐老太爷听了,并不先表态,问向刘梦茴。

“回外祖父,我今日本是想去看看大舅母,在佛堂门口听到了里面传来争吵,我并未听出那是方姨娘的声音,只是以为大舅母再和人吵架,心里有些害怕,又想找个劝架的,就出去找人,刚好看到这个婆子,我便拉她进去,想帮忙劝劝,结果听到了这些话,等推开门的时候,刚好看到那一幕……”刘梦茴说着,眼神还有些失神

,脸色苍白没有血色,身子也有一丝颤抖,眼里慢慢都是恐惧。

张氏只看了一眼刘梦茴,就重新垂下了头。

这孩子,无疑这才是正常来说一个孩子看到这一幕该有的神色,可是,却并不是她有的。

想起她进门的冷静神色,张氏心里有些淡淡的悯意。

没有人天生就是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只有经历过,才会有淡然。

看来这孩子以前的路,也是不顺啊。

除了张氏和跪在地上的婆子,都信了刘梦茴的话,才多大的孩子,怎么会说谎,看她吓得这模样。

“好了,孩子,你起来,先去好好歇歇吧,别多想,再别想这件事了,最好是能忘掉。”徐老太太有些不忍,让梦茴起来。

梦茴抬头,有些惊惶的看了一眼徐老太太,又看向徐老太爷。

徐老太爷沉着脸,点头道,“听你外祖母的,起来去休息吧。”梦茴这才起身,身子兀自有些颤抖。

“记着,这件事,万不可传出去,谁也不能说!”徐老太爷在梦茴起身准备出去的时候,严厉的叮嘱了一句。

“是。绾绾明白。”梦茴回头,眼里是真正的惶恐慌乱,说不尽是有多脆弱。

当真是惊着这个孩子了。在座的所有人都这样叹道。

“张氏,这件事情真的是这样?”徐老太太看向跪在地上的大儿媳妇,不知该用什么语气说话。此时她已经信了绾绾的话,也是因为实在对那个方文馨并未有多少情分,但是这孩子没了,说到底还是和张氏有关。

“那丫头和这个婆子说的都是真的。”张氏磕头,“媳妇儿在佛堂多年,不闻窗外事,连儿女都见得少,对大爷更没要抱不该抱的希望,怎么还会去害她的孩子。是她上的我的门。”

“哼,我平日看着是个安分的,谁知却是个胡闹的!居然拿我徐家的骨肉作为自己的筹码!二郎,你回头就修书一封,将这件事说给你大哥听!看他还敢不敢要这个女人!”徐老太爷发话了。(。。)

ps: 昨天那一章我传的时候心思有些恍惚,有点乱了,今天看到已经改了过来。___小.说.巴.士 .